久远.

夏天。



是个闷热的季节。

他们都穿得很少。一件短袖和一条作战裤,朗姆洛穿的像个普通人。冬兵则会穿黑色背心和短裤,有时他甚至不穿上衣——不过看见他光着身子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是不会有什么人有异议的。

这样的情况会让他们俩玩心大发。有一次冬兵跟着朗姆洛去武器库取东西时他们就那样干了一回。
冬兵把他按在墙上吻他,把他的上衣撩到胸口。朗姆洛的后背蹭上粗糙的墙壁刮得有些痛,但是他不在意。
干柴烈火。他们俩像两个布鲁克林的小年轻一样,咬着对方的嘴唇,将对方拉入情欲的深渊。汗水和金属的味道充斥着他们的鼻腔。朗姆洛大声地呻吟着,他知道这里不会有人来,除了他们。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,今天就是末日前的最后一天。

拿着几大袋子枪械上楼的时候他们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。冬兵面无表情,朗姆洛也没有刻意去看他。
但电梯里的人会发觉他们交换了自己的味道,铁锈和须后水——他们也只能想到这了。

又一个视频。………

av号20893785。地址会放在评论里。

BITE这首歌大概是戳爷歌里唯几个能拿来剪拔杯的了。非常带感。富有诗意。

#Forgiveness



Hannibal听到敲门声。短促轻柔。他早就学会了从敲门声中来辨别来者。来者的身份,来者的态度,甚至来者的目的。

“Hello will.”他在门板完全打开之前向他问好。他对此毫不怀疑。

“Hello,Dr Lector.”

Will还是一如既往地把外套搭在左臂上,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对方。他扫视了一下屋子,填满了暖黄色阳光的宽阔空间。光照到真皮沙发上反到他瞳孔里,他转过头闭了闭眼。

“请进。”Hannibal带着一丝微笑做了个手势,退到书桌旁。

Will没有进来。他依然站在门口,翕动几下嘴唇,像是要说什么。

他们就在那站着,一句话都没说,像是对峙,又像是调情。他们都在揣摩着对方的想法——这令人不安。

Will脑中掠过很多画面。黑色的雄鹿,熟悉的人,刀具,鲜血,狗,人类的各种器官。

没人真正知道此时他们在想什么。但那绝对是雷雨,风暴。这看上去风平浪静,但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的思维甚至都在歇斯底里地叫嚣着——剑拔弩张。



“…………okay.”

这漫长的几百秒过去了。Hannibal靠着书桌,像是无奈般低头轻笑了一下,然后又抬起头看着Will。

从他宝石蓝的西装外套的袖子里滑出一把小刀,刀刃碰在书桌上,又掉在地上。那两次声响以极度刺耳的分贝传到Will耳朵里。

“I forgive you,Will.”










这个翻译有点直译了 QQ音乐翻译的还不错)



Rumlow和Winter打了个赌。Rumlow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明天任务Winter能活捉Nick Fury他就给他三块糖。

Winter不知道Nick Fury是谁——在他眼里就是个任务目标罢了。

“糖先放在你这,如果你失败了再还给我。”他对Winter说。

于是Winter就傻乎乎地答应了。

结果第二天出任务的时候,还没等Winter接近神盾局大楼Fury就溜了。他眼巴巴地望着楼顶掠过几架直升飞机,上面仿佛装着他的糖。

第二天Winter就郁闷了一整天。同时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糖还给Rumlow。


过了几天Rumlow在他装枪的袋子里发现了四块糖。他这才想起来打赌的事。他去问了Winter为什么还给他四块糖,Winter说这叫精神赔偿损失费。后来Rumlow把这事告诉Rollins的时候Rollins笑了好长时间。

那第四块糖Rumlow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——大概是他从某个倒霉的小孩手里骗来的吧。